龙幽

天地合(十)帝王琰╳狐狸苏


 
 
  林殊昏迷了好几天,变了原身,蔺晨连脉都把不出来,也只能和一众人等干瞪眼。
  
 
  萧景琰坚持每天搂着狐狸睡觉,他的小殊正在经历人生的大劫,自己怎忍心不陪着他。景琰觉得自己很贴心,这样想着又蹭了蹭怀里的团子。
  
 
  黎刚一脸幽怨,宗主还没醒……
 
 
  蔺晨跳起来冲他嚷嚷:说了我又不是兽医!!不是!!
 
 
  直到第七天清晨,温润软香满怀,心心念念之人的脸映入眼帘。
 
 
  莫名生出一种吾家有儿初长成的喜悦……


  萧景琰骨节分明的手抚上他的眉眼,感觉已有大半辈子没见着他了似的,生怕这只是他的一场美梦。 那人睫毛轻颤,睁开了墨色的双眼,有些迷茫地将他看着。萧景琰没见过长苏这样的表情,鬼使神差地抬手就想往人脸上摸。
 
 
  “啪”萧景琰讪讪的笑,缩回了手。梅长苏也清醒过来,倏的睁大眼,张口想说话,到嘴边却化成一声长长的叹息。
 
 
  “怎么?见着我不高兴?”梅长苏摇摇头,翻身背对着他:“他居然把我送来宫里了……”景琰也知道他说蔺晨“若他不带你来,你怕不是又要躲我一辈子吧。”
 
 
  萧景琰本想扳过他,才发现梅长苏一丝不挂。一时间气血上涌,忘了要说的话。
 
 
  小殊……和自己在床上……还没穿衣服……一点都没穿……没穿……没穿……萧景琰脑子里不自觉的开起了弹幕。
 
 
  半年前还是个小娃娃,自己倒不觉得有什么,可现在情况完全不同了……梅长苏也发现了,两人一时无言。
 
 
  萧景琰红着个脖子小心地起身更衣,又招来侍从拿来早已备好的衣物。“咳,你先洗漱,我去上朝了。” 萧景琰也不回头,快步走了,丁零当啷一阵响,带翻了一排花瓶。
 
 
  “……”
 
 
  萧景琰脑中还想着梅长苏光溜溜的背颈,也不知朝上的内容听进去了多少。下了朝就直奔书房,梅长苏身边围了一干人,见到他来识趣地退下了。
 
 
  “怎么没见蔺大夫?”萧景琰随口一问。
 
 
  “他?怕是不敢来见我了。”梅长苏把玩着手中的白玉瓶,萧景琰这才发现那是蔺晨给他的药。
 
 
  “殿下可是不喜欢林殊?”梅长苏淡淡地开口,听不出喜怒。萧景琰下意识接过话:“怎么会呢?喜欢啊!”书房诡异地安静了几秒,萧景琰努力组织他的语言:“长苏,我……那个……。”
 
 
  “我知道,”梅长苏自嘲地一笑:“你是觉得有愧于我觉得对我太不公平,所以才这样的,可你又何必呢?我又何尝不是希望以林殊的身份活在你身边?”
 
 
  萧景琰被他的笑容刺痛,果然,他把自己想的得如此卑微。
 
 
  他几步上前抓住他的肩,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长苏,你什么都知道,但这个你却是真的不知道!有愧于你?我怎会有愧于你?是,你是呕心沥血送了我一个江山,但你同样把我推向了那个最孤寂的高位,你可曾问过,那是我想要的吗?同你比起来,江山又与我有何干系?”
  
 
  梅长苏挣扎着站起身:“别骗你自己了,你喜欢的是林殊,而不是没有天性和良知的一介谋士!”
 
 
  “我没骗我自己!”萧景琰干脆一把将人揽在怀里,紧紧抱着“我是喜欢林殊,可你就是林殊!就算经历再多,你还是你,我也只想和这样的你共度余生。别逃避了,你到底在怕什么!?”
 
 
  萧景琰所用力道之大,像是要把人揉进身体里。梅长苏叹了口气“我只是……担心太多了……”“没关系的,不管发生什么,我们都可以一起面对。”
 
 
  梅长苏没有说话,慢慢的伸手环住了他的腰。景琰心上一喜,知他是默认了,一时更加用力,梅长苏差点给他勒死。
 
 
  “还有一事我有些在意……”梅长苏推开他。
 
 
  “你说。”
 
 
  @“对外我的身份是……”
 
 
  萧景琰一笑“也不知是谁传的,现在外边人人都知江左盟盟主与当今圣上彼此倾慕,心心相印,郎才郞貌,绝配无双,都成一段佳话了~”
 
 
  “……”
 
 
  当夜花好月圆,烛光映人红,等待了十多年的灵魂终能结为一体,一时山崩地裂,火烧燎原,熊熊烈焰漫延天际……
 
 
 
  ————————————————
 
  日上三竿
 
  多日不见自家老大的战英焦急地在养居殿外徘徊
 
  昏君还有救么?在线等,急……
 
 

    END
 
 

天地合(九) 帝王琰╳狐狸苏

 
  “水牛~大水牛~”
 
 
  林殊扯着嗓子嚎。
  
 
  高湛的心跳了两跳,果然人老了不禁吓。
 
 
  “哎呦,小祖宗别喊了。这,这又是怎么了?”
 
 
  “我找景琰~”林殊说着就往殿内蹿。
 
 
  高公公伸手想拦,人影一闪,却是连衣角都没碰到。赶紧转身往回跑,压低了声音唤前面的人。
 
 
  “陛……殿下这会儿刚歇下,咱们等会儿可好……”
 
 
  “让他进来吧。”景琰未睡着,听得小殊叫自己,便起身了。
 
 
  “景琰~你从东海回来怎么都不告诉我一声。还等着你的大珍珠呢~”
 
 
  萧景琰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 “啊,你等着,我去拿。”
 
 
  高湛见此悄悄退了出去。
 
 
  林殊倚着桌案东张西望,突然嘟囔道:“我来这儿是做什么……”说着摇摇头又往外走。
 
 
  萧景琰转进内阁,小心地从架上取下盒子,轻轻拂去上面的薄灰,心中一时是百感交集。
 
 
  等他抱着盒子回来……
 
 
  “小……”话还没说出口,目光所及处只剩林殊的一道残影。
 

  走……走了!?
 
 
  小殊……

 
  你嫌弃我……
 
 
  前来汇报事务的列战英:“……”自家陛下一脸哀怨似弃……夫??
 
 
 
 
  近来小殊常常精神恍惚,萧景琰知道是过渡期到了。心里着急却帮不上什么忙。蔺晨天天被景琰抓着,奈何自己也没什么办法。两人就对着干瞪眼。
  
 
  北境出了点乱子,萧景琰忙着处理。林殊难得安静,抱着静太后送来的点心啃。
 
 
  得空萧景琰看了一眼,人已经歪在椅子上睡了,勾了勾嘴角,想着等用膳时再叫他。
 
 
  “小殊,醒醒,该吃饭啦~”轻拍了几下,林殊却没什么反应。“小殊?小殊!”景琰一慌,一把抱起就去找蔺晨。
 
 
  蔺大鸽主还在嬉皮笑脸地逗飞流。看到风风火火冲来的萧大天子,急忙收起满脸的不正经。抓起药箱跟着进了屋。
 
 
  折腾到后半夜,好歹也没什么事。景琰不放心,便在旁边守着。
 
 
  甄平和黎刚看见蔺晨从门里出来,对,是门。同时松了口气,忙不迭地赶到门口向里张望。
 
 
  蔺鸽主一看到他俩就开始絮叨:“你说我这是操的什么心,啊?中火寒毒,我救他。要报仇,我帮他。现在好了,这天天都跟前跟后……”
 
 
  黎刚:“您自个儿愿意的……”
 
 
  “……”
 
 
 
  蔺晨张了张口,发现自己无话反驳,跺了跺脚转身回去找飞流。
 
 
  林殊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入眼一片猩红。耳边刀剑声,嘶吼声混在一起,隐隐约约能看见一个接一个的人影往下倒。等到视线变清晰,竟全是跟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
 
 
  踉踉跄跄走了几步,没想到一脚踩空。回过神发现自己挂在悬崖边,抬眼向上看,一脸血污的林帅正抓着他的手。
 
 
  “父帅……”
 
 
  刚喊出声,却离那人越来越远。林殊只觉得自己不停地往下掉,似是无尽的深渊……
 
 
  萧景琰没合眼,一直守在林殊旁边,看到那人惨白了脸,额上渗出一层细密的汗,口中还不停地呢喃着“父帅”。景琰心疼,却无能为力,只能抓着他的手,一遍遍安慰……
 
 
 
 

天地合(八) 帝王琰╳狐狸苏


 
 
  总有个以作死为人生乐趣的人……
 
 
  几道身影鬼鬼祟祟地隐入朝市,霎时间流言四起。
 
 
  “听说宫里有妖怪?”
 
 
  “还有,那些个王公大臣都被控制了。”
 
 
  “怎么办怎么办,大梁不会要亡了吧!”
 
 
  “他们说我们应该起义,讨伐那个色令智昏的皇帝!”
 
 
  宫墙之内,色令智昏的皇帝和被控制的显贵们正围着某只狐狸母爱泛滥。
 
 
  黎刚站在暗巷里阴恻恻地笑,地上的人已断气多时。街道上,女孩子三三两两的凑在一起,
 
 
  “陛下和宗主好有情趣~”
 
 
  “戴兽耳神马萌得不要不要的~”
 

  “……”
 
 
  【萧景琰: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散布消息,出来我绝对不让你陈尸街头!!  
 
    合鸟主:阿嚏!小飞流想我了??!〜( ̄▽ ̄〜)】

 
 
  “你们都给朕回自己的岗位!!还想不想要今年的俸禄了!!”
   
 
  几日后,许久没近林殊所在地三尺以内的梁帝大发雷霆。
 
 
  众人表示,他们可以不要的,但人家毕竟是个皇上,还是给他个面子罢了,故陆陆续续的还是回窝了。
 
 
  有小殊陪着的日子感觉时间根本不够用。
 
 
眼看着小殊一天天长大,萧景琰开始迟疑了,再过不久小殊就会变成长苏。
 
 
  原本也没什么可想的,只是前些日子蔺晨来了,交给他个白瓷瓶。
 
 
  他说,若是想留住小殊,这药便给他服了。若是想长苏,就不必管这药,只是近来需注意多陪陪他。
 
 
  毕竟也是蔺晨第一次遇着这事,并没有十足的把握。
 
 
  过渡期很艰难,林殊可能会昏迷一段时间。
 
 
  蔺晨表示自己不甚清楚,准备在苏宅留上一段时日,林殊有情况了叫他便是。
 
 
萧景琰将自己关在内室一天没理朝政,连林殊也不让进。
 
 
  他需要好好思考,他应该怎么做?或者,他想共度余生的是谁?
 
 
  萧景琰把玩着光滑细腻的珍珠,他记起梅长苏对他说:“这是你欠我的。”
 
 
   他欠他的何止是一颗珍珠,欠的太多太多了,本以为是没有机会还的,现在机会就在眼前。
 
 
  别骗自己了,萧景琰。你所爱的一直是那个完整的林殊,那个经历了一切的林殊。
 
 
  少年时光固然美好,但没经打磨的沙砾是变不成珍珠的。也许对林殊来说他很自私,很残忍,但他对林殊的怀念亦是对长苏的残忍。
 
 
  看多了世态炎凉后,萧景琰渐渐明白长苏为何执意离开他。
 
 
  有句话他必须要亲口告诉长苏的,是长苏,不是林殊!
 
 
  ——————

 
  水牛:“小殊多吃点~ 很快就能长得和我一样大了~ ”(/ω\)
 
 
  狐狸:“还是算了……”→_→
 
 
  水牛:“??”Σ( ゚д ゚ )
 
 
  狐狸:不想当褶子精……╮( ̄▽ ̄)╭
 
 
 
 
 

天地合(七)帝王琰╳狐狸苏


 
 
   呦呵……这见过的没见过的今日来得挺多……
 
 
   萧景琰看着满屋子的人半晌没反应过来。
 
  
  为首的黎刚一脸哀怨堪比不让蒙大统领问为什么。
 
 
   “……”
   
 
  养居殿难得这么多人,竟也安静得很。黎刚看着皇帝陛下,带着无声的指责。
 
 
  “咳……怎么了?”
 
 
  “陛下,宗主在您这儿吧您别骗我们我们都知道了要不是飞流突然回来翻箱倒柜地找东西说要带给宗主我们还被您和蔺公子蒙在鼓里呢……啊对了,宗主在哪儿我们就在哪儿,我们不会离开的。”说完一脸任你怎么赶,赖死都不走的表情。
 
 
  一人一团人对峙片刻,萧景琰叹气:“你们跟我来吧。”
   
 
  一行人来到养居殿,两个小娃娃正在玩笔墨,其中一个满头满脸的墨迹,看衣着便是当今的太子殿下了。
 
 
  “小赫……你先回你母妃那里洗洗……”
 
 
  江左萌一干人等愣愣地盯着内个跟宗主并不像的小孩儿,除了赤焰旧部的几人。
 
 
  黎刚一个激动,热泪盈眶地冲上去。“宗主宗主,太好了。您不知道,您走了以后盟里乱成一锅粥了……”
 
 
  身后的团结一心来找老大的江左盟众人:“……”
 
 
  “什么宗主,你们是何人??”林殊一脸蒙逼地看着眼前的大叔。
 
 
  “咳,他现在只有五岁之前的记忆。蔺晨说狐狸长得快,过个大半年就差不多是长苏的模样了。”萧景琰在一旁解释道。
 
 
  “这样啊……”众人松了口气:“那我们等宗主恢复记忆好了。”
 
 
  “啊??你们……真不走了??”萧景琰瞪圆了眼。
 
 
  黎刚一脸理所当然“嗯哼~”
 
 
  于是皇宫内瞬间热闹了起来。萧景琰庆幸自己后宫不多,有闲置的屋子,倒是正好。
 
 
  没过几日,霓凰也来了。萧景琰无语了,他想找个地方将小殊藏起来,不让他们看到,哼。
 
 
  “陛下,我听闻林殊哥哥还活着,可否带霓凰一见?”
 
 
  不可不可不可!!你不是都成亲了么?怎的还惦记着我家小殊?!“当然,随朕来罢。”萧景琰违心地笑着,引她入内室。林殊一本正经的教萧赫写字。
 
 
  “林殊哥哥。”萧景琰发誓他看到郡主眼里有星星。真是的,一把年纪了叫人小孩哥哥,占便宜呢不是!?“郡主别吓着他,小殊记忆不全,如今这年纪你叫他哥哥……不太好吧。”
 
 
  “那,小……殊,来~”霓凰招手。萧景琰觉得自己在给自己挖坑跳,小殊是朕叫的!!
 
 
  哼,平时不理朝政的,如今这消息倒一个比一个灵通。
 
 
  纪王爷:“陛下近来日理万机,也当注意休息。妙音坊的十三先生谱了新曲儿,臣便请了他和宫羽姑娘来。” “多谢皇叔了。” “小事小事,哎叫小殊一起玩啊~” “……”
 
  
  豫津:“苏兄原来是林殊哥哥?!让我看一眼~”
 
 
  景睿:“啊……我陪豫津的。”那你一个劲儿瞅什么!!
 
 
  言侯:“小儿入宫,至晚不归,臣来接他回家。”喏,你儿子就在那儿,倒是快领走啊!!
 
 
  莅阳长公主:“府里闲来无事,只是找娘家人叙叙话。”“姑母可是想见母后??”长公主淡淡一笑“小殊呢~”
 
 
  好不容易清静了,萧景琰召了沈、蔡二人议事。蒙大统领乐呵呵的冲进来“陛下,小殊回来啦?”萧景琰瞪了眼他,耿直如蒙卿心领神会,立即改口“哦,苏先生……”身侧二人眼睛亮了
 
 
  “臣有问题!”
 
  “臣也有!!”
 
   “我先!”
 
   “我先!你走开!"
 
 
  某人脸已黑,想都别想!!都不准去!!
 
 
  蒙大统领:……我又说错话了?
 

 
  ——————————
 
  一大一小在宫中狂奔。
 
  太傅:“你给我站住!”
 
  水牛:小殊你在哪啊啊啊啊QAQ
 
  三十年后
 
  太傅:“你给我站住!”
 
  小水牛:真不是我干的啊啊啊啊QAQ
 
  芷萝宫的太后一脸慈爱:“小殊啊,来来来,静姨做了你爱吃的糕点~”

 
 
 

天地合(六) 帝王琰╳狐狸苏


  “景琰哥哥~”
 
 
  ( ̄▽ ̄)
 
 
  “景琰……哥哥?”
 
 
  “乖,再叫一声~”
 
 
  “……”
 
 
  ————————
 
 
  “景琰哥哥,我找不到父帅和母亲了……”
 
 
  “啊……内个啊……他们外出游玩去了,一时半会儿回不来……”景琰望天胡扯道。
 
 
  “为什么不带我去,我也想去玩~”
 
 
  “可是他们已经走好远了……”
 
 
  “我不管,我不管,景琰哥哥,你带我出去玩好不好~景琰哥哥~小殊最喜欢你啦!你会带我去的对不对?”
 
 
  小林殊撅起嘴,泪汪汪的眼睛期期艾艾地望着自己,景琰表示受到会心一击,心中便只剩“小殊最喜欢你”一话,木愣愣地点头应了。
 
 
  小孩儿欢欣鼓舞地吊上萧景琰的脖子,对着他的脸“吧唧”就是一口。
 
 
  萧赫呆呆地看着,心中莫名哀伤。记忆中的父皇从来没有这样抱着他……
 
 
  一时间杵在那儿忘了说话。
 
 
  萧景琰转过头看到泫然欲滴的儿子,不禁扶额。近来下人们越来越没规矩了,竟也没人通报。
 
 
  “儿臣……也想父皇抱抱。”
 
 
  萧景琰一愣,这才想起自己很久没抱过儿子了,自己也不是个称职的父亲,心下几分愧疚,随即伸出手。
 
 
  林殊眉开眼笑,在一旁道“一起出去玩吧~”
 
 
  集市上人来人往。
 
 
  萧景琰身穿普通百姓的衣服,帝王威严还是隐隐流露出来。更何况两手各牵一个小正太,引得行人纷纷侧目。
 
 
  难得出来,小孩儿已是激动得不行,萧赫也是释放了天性,跟着林殊一左一右扯着萧景琰到处跑。

 
  生平头一次如此手忙脚乱,萧景琰狠狠地瞪了眼身后憋红了脸的侍卫。
 
 
  “不许笑!!”
 
 
逛了很久,抗着大包小包的侍卫发誓,再也不接这份美差了……
 
 
   “糖人~”
 
 
   “买!”
 
 
   “弹弓~”
 
 
   “买!”
 
 
   “情丝绕~”
 
 
   ……嗯?
 
 
  萧景琰转身默默地拖着俩小只离开。身后姑娘们深情地在呼唤……
 
 
  雅致的茶楼里,传来抑扬顿挫的声调。
 
 
  林殊好奇地张望着。
 
 
  “想听说书?”后者点点头,景琰便领了人进去。
 
 
  “话说那江左盟的宗主梅长苏乃是……”
 
 
  萧景琰一怔,却也是没想到讲的是梅长苏。小孩儿听得兴致勃勃,萧景琰坐在一边陷入了深深的回忆。
 
 
  昔日的金陵城风云变幻,权谋交错。自己一步步走到现在,全靠那人无双的智计。当日一别,已时隔多年,如今,那人终于回来了……
 
 
  “……此时誉王却来了。预知后事,且听下回分解。”
 
 
  小家伙意犹未尽,抵着脑袋讨论不休。
 
 
  “对了,父皇也认识梅长苏呢,父皇,可以让我们见见他么?”
 
 
  小孩子满眼的期待,景琰勾起唇角,
 
 
  “你们以后会见到的。”
 
 
  等尽了兴,萧景琰打道回宫。刚进殿门,高湛匆匆迎上前
 
 
    “陛下,外面有几个人求见,候了一天了,是廊州来的。”
 
 
  “廊州?让他们进来罢。”
   
 
  ————————
 
  某日
  
  闲的无聊的鸽主到江左萌串门儿
 
  “甄平~”
 
  “黎刚~”
 
  “吉~婶~”
 
  ……怎么都不在?!
 
  蔺晨在空无一人的江左盟里凌乱……

 
 
 
 

天地合(五)帝王琰╳狐狸苏

 
  萧赫无聊地趴在门廊下面。
 
 
  自庭生哥哥封亲王之后,父王便开始让他帮忙处理政事。难得庭生哥哥陪自己玩几日,前些天又离开了金陵。
 
 
  父王很喜欢庭生哥哥,那天在御花园还听父王说,庭生哥哥长大了,若是苏先生看到一定会很高兴。
 
 
  可是苏先生是谁?
 
 
  那些个朝臣们自己大都见过,却没有一个叫苏先生的。
 
 
  不过小狐狸近来喜欢和自己玩,萧赫觉得自己孤寂的小心灵得到了慰籍。
 
 
  虽然结果不总是那么尽人意……
 
 
  “快来人啊!太子殿下落水了!!”
   
 
  “太子殿下!您别怕,小的马上去拿梯子!”
 
 
  “太子殿下……”
   
 
  ……
 
 
  于是每天上完早朝的大臣们都能看到一帮宫女太监在狂奔……
 

  然而萧赫依然锲而不舍的跟着小狐狸。
 
 
 
 
  月上檐头,远处传来隐隐的打更声。
 
 
  玩累脱的狐狸一摇一晃地回了寝宫。扒上萧景琰的衣摆立刻就入了梦。
 
 
  没多久跑来风风火火的太监,说是又不见了太子。不用想也知道小狐狸又坑了自家儿子。
 
 
  于是放下事务,认命地出去寻儿子。
 
 
  转了有半个时辰,终于在废马厩里找到了哭地昏天暗地的萧赫。半哄半劝地把人弄回了东宫。

 
  等回了养居殿,萧景琰看着床上那团小没良心的,无奈叹了口气,眼中却满是宠溺。
 
 
  宽衣搂过小家伙睡了。
 
 
 
  熟睡的狐狸身上笼罩着一层柔光。困极的萧景琰并没有发现。
 
 
 
  “咳……”
 
 
  早上的萧景琰是被憋醒的。
 
 
  一团乱毛糊在脸上,想是狐狸又趴在自己身上睡了。萧景琰伸手打算抱开。却总觉得有什么不对。
 
 
  什么时候变这么重?!!
 
 
  萧景琰低头,然后,大脑当机了。
 
 
  “小,小殊?!”
   
 
  一个四五岁的小孩儿,被景琰的一声叫给吓醒了,坐起来揉着眼睛,脑袋上那对雪白的小耳朵抖了几下。
 
 
  虽说过了这么多年,但小殊的样子无论如何自己都不会忘记。
 
 
  可如今小狐狸变成小殊的样子,是人,还是……妖?不过小殊留给自己的,必然不会有问题。
 
 
  好歹也是经过不少风浪的,萧景琰马上就镇定下来,只是盯着眼前的小孩儿,一脸复杂。
 
 
  萧景琰突然觉得脑子不够用。只先吩咐高湛去准备些衣物。高湛面不改色的应了,欠身退出去……
 
 
  高湛你明明也被惊到了还装?!朕都看见了!看见了!地上啥都没有你还能绊着?!
  
 
  小孩儿也不吭声,一脸茫然的坐在椅子上。
 
 
  顶着一双核桃眼的萧赫顽强地蹭到了养居殿。看到和自己一般大的人儿呆了一瞬,随即又笑了开“小狐狸~”张开胳膊就要扑上去。
 
 
  小孩儿侧过身子,翻了个白眼,终于说了一句话“你才狐狸,我叫林殊!”
  
 
  身后萧景琰的手一抖,毛笔差点掉了。
 
 
  闹了一阵,小赫拉着林殊出去玩。景琰就由着他们去了,自己还需要时间理一下。
 
 
  “把这封信送去琅琊阁,快去!”
 
 
  终日没个正形的蔺晨总算是正经了一回。没几天就送了信鸽来,简单讲了事情大概经过。
 
 
  年轻的天子立在门廊下,红着眼眶,却是笑了。
 
 
  小殊,你终于……回来了……
 
 
 
  ————————————
 
  蔺大鸽主站在琅琊山巅遥望远方,眼底一抹忧色。
 
  御花园某角落
 
  林殊从树丛里跳出来,挥舞着一团焦黑的不明物体。
 
  “小赫,吃烤鸽子么~”
 
 
 
 
   
 
 
 

天地合(四)帝王琰╳狐狸苏

 
 
 
  小狐狸能听得懂话,这个想法一直盘踞在萧景琰脑中。
 
 
  景琰打算试探一下。
 
 
  于是难为了高公公一大把年纪还得承受如此大的惊吓。看着自家陛下成天对着狐狸念念不停,高湛的内
心是崩溃的。
 
 
  你说人家狐狸又听不懂。
 
 
  好吧,就算听得懂,也没法回答不是!?
 
 
  倒是怎么了非要这样!!
 

  自从陛下登基之后,自己就没几天安生过。
 
 
  北境大捷后,陛下成天郁郁寡欢的。自己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想了不少办法,却都没能让自家主子心情好点。
 
 
  后来蔺公子来了一趟,陛下终于好些了,结果留下的这个欢腾的小东西可劲儿地折腾自己这身老骨头。
 
 
  这也就算了。
 
 
  如今是什么情况!?陛下像中了邪似的对着狐狸一直念叨。
 
 
  难不成是……
 
 
  呸呸呸,不会的。

 
  高湛觉得陛下只是……生病了。
 
 
  对,是生病了。
 
 
  等会儿找御医来瞧瞧。
 
 
  那边的倒一点也没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奏折远远的被甩在一旁,萧景琰锲而不舍地趴在桌子上跟小狐狸大眼瞪小眼。
 
 
  “……”
 
 
  小狐狸扭头,一溜烟跑出去玩了。
  
 
  看着那团绝尘而去不带一丝留恋的影子,萧景琰垂头丧气地瘫在椅子上,内心升起一阵挫败感。
 
 
  难不成是自己想多了?
 
 
  几天下来,任凭他怎么说,小狐狸都没什么特别的反应。虽说小家伙聪明伶俐,可这平时看着好像和普通小兽也差不大多。
 
 
  可能是因为小家伙对自己亲近些,所以才错意了?不过既然没发现什么,这件事景琰也就不打算再想。
 
 
  回头搬过已堆成小山的上书,认命地开始奋斗。
 
 
  在宫里游荡的狐狸不知看到了什么,眼里精光闪过……
 
 
  青烟萦绕着香炉,高湛侍候在桌旁,屋内静得只听得到纸张翻动的声音。转眼到了午时,萧景琰放下毛笔伸了个懒腰。环视了几圈却没发现如往常一般出现在门口的小家伙。
 
 
  照说一向吃饭很准时的小狐狸是不会到这个点还不回来的,于是先遣了几个人去寻。 等了好久也不见动静。 
 
 
  御膳房今日似乎也格外的慢。
 
 
   一个小太监慌慌张张的跑进来“陛下,有动物跑进了烟囱,御膳房生不了火,所以……午膳还没备好……”
 
 
  “动物?”萧景琰一听,“腾”地站了起来,“你们怎么不早点通报!?”
 
 
  小太监还没反应过来,一阵风过,就看见皇帝已经冲了出去,赶紧跟着大家一起追陛下。
 
 
  远远的就见御膳房的屋顶上几个下人在忙活,底下围了一圈人,看到萧景琰来了,立刻让出了了一条道。
 
 
  萧景琰向同风管里望了一眼,熟悉的身姿进入视线。
 
 
  小家伙扒在拐角的台子上,离地太高不敢往下跳,小短腿不停地扑腾着,可又爬不上去。
 
 
  萧景琰又好笑又心疼地看着。
 
 
  好不容易等人拆了大半的烟囱,把小家伙抱了出来。
 
 
  已辨认不出原色的狐狸看到萧景琰立刻就冲了上前。景琰抱起了灰头土脸的小狐狸:“叫你贪玩,去哪不好非要爬烟囱,你咋不上天?!”黑着脸训了几句,小家伙耷拉着耳朵,黑乎乎的爪子挠了几下景琰。
 
 
  想着它在里面困了好久,又饿着肚子,无奈心软地抱它回去了。
 
 
  小狐狸总算是收敛一些,不再折腾自己了。然而好动的狐狸又开始寻找新乐子。东宫正在午休的萧赫突然打了个激灵,醒了……
 
 
  ——————
 

 
  是时候体现一下本小爷的冒险精神了!!
 
 
……好黑……算了还是回去吧……
 
 
  ?!!!!
 
 
  卡住了Σ(っ °Д °;)っ
 
 
  水牛……QAQ
 
 
 
 
 
 
 

天地合(三) 帝王琰╳狐狸苏

  

  萧景琰认真的听着大臣们的上奏,眼睛捕捉到一抹白色,在一细看又什么都没有发现。
 
 
  朝堂上诡异地安静了,连刚刚还在争论的两位大臣都目瞪口呆地向他看去。

 
  萧景琰感到肩上一沉,一团热乎乎的生物就钻进了怀里。勾起嘴角,轻抚了几下小家伙的毛,萧景琰才抬眼对着呆滞的两人说道:
 
 
  “爱卿继续啊,怎么不说了?”一本正经,耿直到无以复加的表情。
 
 
  两位回过神来,轻咳一声,却已忘了要说什么,于是也就不争了,各退一步,这事儿就算成了。
 
 
  礼部尚书本想上前劝说自家皇帝陛下,朝堂上如此不合礼数,但硬是被吏部尚书沈追拉住了,加上一干大臣们:别去!天知道新帝多久没笑过了的眼神,也只好悻悻退回去。
 
 
  下早朝后,门口已然跪了早上那个侍从。
 
 
  “小的该死,小的没敢碰它,一路就跑这儿来了。小的……请陛下责罚。”
 
 
  景琰轻扯小狐狸的耳朵,这货一副已知错了的表情,逗的他抑制不住地笑了
 
 
  “起来吧,不怪你,它调皮。”
 
 
  萧景琰心情大好,小侍从千恩万谢。

 
  “退下吧。”他不会去碰它,以后就让他来照顾小家伙好了。于是可怜的侍从从此就被按上了他最不愿做的差事。
 
 
 
 
 
  后花园内,还未到上学年纪的小太子百无聊赖地用树枝戳着地上的蚂蚁。
 
 
  倡导放养式教育法的父皇大人随着他自己到处野,以是身边就只有几个宫女,小宫女跑得慢,他东闪西藏几下就甩掉了。
 
 
  旁边的草丛抖了几下,毛茸茸的团子钻了出来。
 
 
  小太子眼前一亮,稚嫩的童音瞬间拔高了三个梯度。
 
 
  “父皇养的小狗?!”
 
 
  小狐狸身躯一震,狐可杀,不可辱,你才是小狗,你全家都是小狗!

 
  不对,是水牛!!
 
 
  水牛?
 
 
  怎么会想到这个?
 
 
  呃……不管了。
 
 
  旁边的小短腿已然扑了过来。
  
 
“ 小狗,诶  ~你别跑啊!”
  
 
  小太子早已好奇心泛滥了,奈何每次去给父皇请安,母妃都不让他轻举妄动,加上父皇又不苟言笑,他更是不敢提出摸一摸的要求。
 
 
  如此机会,此时不摸更待何时?
 
 
  看到团子跑了,也一撒丫子追了上去。
 
 
  小太子跑呀跑,摔倒了也不哭,站起来继续跑。
 
 
  一边跑还一边乐呵呵地笑
 
 
  “小狗~你等等我啊!”
 
 
  实际上,小狐狸已经跑得很慢了,就怕他追不上。
 
 
  狐狸跃上了一棵不高,但对小太子来说有一定难度的树。
 
  ……
 
 
  小太子手足无措地抬头看着它,一跺脚,咬着牙开始爬树。
 
 
  等好不容易喘着气坐在了小狐狸所站着的那根树枝时,小狐狸气定神闲地跳上另一根树枝……跑了……
 
 
  小太子一脸蒙逼地看着渐行渐远的白团子,又看看自己身下客观的高度。“哇”的一声哭出来,哭声响彻云霄,引来了寻他的宫女。
 
 

  萧景琰批阅着公文,小狐狸不知又去哪儿玩了回来,看起来心情极佳,还用小脑袋蹭了蹭他。
 
 
  没过多久,景琰听得殿外传来隐隐的喧闹声。
 
 
  景琰刚想遣人去问,门郞就进来禀报说:“太子殿下哭着闹着要见陛下。”
 
 
  萧景琰皱眉,自家儿子一向乖巧懂事,很少在自己面前哭的,今天也不知是怎么了。 于是便让人放他进来。
 
 
  小太子一进殿就指着小狐狸嚎:“父皇,它欺负儿臣!”
 
 
  景琰挑眉:“哦?它如何欺负你了?”
 
 
  小太子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控诉着小狗是如何把他引到树上然后跑掉,害自己下不来的。
 
 
  萧景琰听得好笑,再看小家伙,一脸懵懂无害地将他望着,尾巴倒摇得甚是欢脱,真是好一只心机狐。
 
 
  “小赫,它是狐狸,不是小狗,你如此叫它,它自然不高兴,欺负你也在情理之中啊。”
 
 
  难得景琰起了玩心,想逗逗自家小儿子。
 
 
  萧赫听了父皇的话,一时也愣了,憋红了一张小脸。
 
 
  小狐狸背对着萧赫,傲娇地抖了抖耳朵。
 
 
  “那,那儿臣给它道歉!”
 
 
  萧赫蹲在小狐狸面前:“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叫你小狗的,你原谅我好不好?”一双遗传了萧景琰的鹿眼可怜兮兮地看着小狐狸。
 
 
  盛了笑意的狐狸眼让萧景琰恍了神,待仔细去看时,小狐狸已跳入了小太子的怀里,一人一狐滚作一团。
 
 
  萧景琰看着地上的两小只,心底也不禁柔软了几分。不过有个念头突然冒出来:
 
 
  小家伙貌似听得懂话?!
 
 
  ——————————————
 
  近日
 
  臣子们接到的皇帝下发的文书上
 
  总能看到一些难以描述的……
 
  爪印?!
 
  ⊙▽⊙

天地合(二) 帝王琰╳狐狸苏


*宗主重生变狐狸

 
  萧景琰上早朝,  把小狐狸留在寝宫睡觉。
  

   以沈追蔡荃为首的几位大臣又争了起来,原因是
大群鸽子入侵,影响金陵城美观。
   
 
  萧景琰揉了揉隐隐作痛的脑袋,爱卿们真是事无巨细啊……
 
 
    左右也没什么要事,于是早早散了。昏昏沉沉回了养居殿,入眼却一片狼藉。
 
 
  ……走错了!?
 
 
  从内间转出来一只团子,活脱脱一小版大熊猫。小狐狸带着一尾巴墨汁,走一步,甩一串印子。年事已高的高公公颤颤巍巍的跟在后面,满头大汗的喘着气。
 
 
  ……
 
 
  “高公公辛苦了,先去休息吧。”高湛道了谢,便退下了。
 
 
  抱起小家伙,命人抬来热水。狐狸乖乖的窝在景琰怀里,任他给自己洗澡。
 
 
  洗完小狐狸被萧景琰裹在毛巾里,不甘寂寞的露了个小脑袋,黑玉般的双眼看着景琰。
 
 
  萧景琰老脸一红,怎么办,他好想揉,可是又怕伤到它那纤瘦的身子骨,一时只能大眼对小眼,相看两无言。
 
 
  “咳,陛下,外面阳光正好,可以带它去晒晒。”小太监在一旁提醒。
 
 
  “哦哦,对,要去晒干。”年轻帝王手忙脚乱的用毛巾裹住小狐狸抱了起来。
 
 
  御花园鸟语花香,清风徐徐。狐狸毛被阳光烤的蓬松起来,小狐狸直起身子,爪子搭在萧景琰的手臂上东张西望,看样子很想下地跑。
 
 
  萧景琰怕他下去又将才洗的毛弄脏,便走进亭子里,将它放在石桌上。
 
 
  小家伙在桌子上溜达了一圈,又乖乖站在了景琰身前。萧景琰伸出一根手指想要摸它的头,小狐狸向上一抓,景琰下意识的抬高手指,小狐狸便不依不饶地继续抓,两只小爪子在空中挥舞。
 
 
  萧景琰觉得好玩兴致勃勃地逗了起来。小狐狸越跳越高,不知是石桌太滑还是重心不稳,在某一次跳起后“咚”地向后倒去,然后便没了下文。
 
 
  小狐狸四仰八叉地躺着,萧景琰又好笑又心疼便去轻戳它软软的的肚子,哪知它一把抱住景琰的手指翻身,耀武扬威地啃起来。
 
 
  “小滑头!”萧景琰也不把手抽走,小狐狸并没有用力咬,尖尖的牙齿倒让他觉得酥酥麻麻地痒。
 
 
  萧景琰很喜欢小狐狸,他不知道它和长苏有什么关联,但余下的半生,总归有了个情感的寄托。
 
 
————————————
 
 
飞流:“给你。”
鸽主:“这么多花,飞流我好感动~"
 
 
御花园
萧景琰:“这树怎么秃了⊙▽⊙”

 

——————————
   
 

  萧景琰想着要去跟母后请个安,便抱着小家伙一道去了芷萝宫。
 
 
  远远闻到一阵诱人的香气,想是母后又做了吃食。怀中的小脑袋已是按耐不住,不停的往外探。
 
 
  走到门口,萧景琰示意宫女不必通报。一个没留神,小狐狸蹿下去跑进了殿。
 
 
  屋内几声轻呼,有什么东西被打翻了。
 
 
  等景琰转过去,就看见小家伙顶了一脑袋的糕点渣,无辜地望着自己。还伸出舌头舔了舔鼻子上的碎块,一双狐狸眼享受似的半眯了起来,景琰失笑。
 
 
  “景琰来啦。”静太后听得声响,从内间走了出来。
 
 
  “母后。”
 
 
  “哎呀,好可爱的小家伙。景琰你带来的么?”萧景琰点点头,太后伸手抱起狐狸,回头吩咐“把哀家刚做好的点心拿出来吧。”
 
 
  太后端了点心一块一块地喂着小家伙,萧景琰看了一会儿,忍不住开口,嘘寒问暖道
 
 
  “母后身体近来可好?”
 
 
  “……”

 
“母后有没有需要的什么?”
 
 
  “……”
 
 
  “母后?”您有在听么……
 
 

  许久,静太后终于抬起了尊贵的头,看了一眼景琰。

 
   萧景琰:母后你终于理我了!!QAQ
 

  “时间也不早了,你还有事务在身,快回去吧~”
 
 
  萧景琰:⊙▽⊙明明一柱香的功夫而已,那里就晚了!?“……那……儿臣告退。”
 
 

  迟迟没有动作,太后疑惑抬头“怎么啦?”景琰看了看太后怀中的小狐狸,朝母后示意。
 
 

  “啊,先留在母后这儿。你看你又不会照顾它,大不了过会儿母后给你送回去。还怕给你吃了不成?快回去吧!”
 
 
  萧景琰两手空空出了殿,无语望天,朕这是失宠了么。。
 
 
  回了御书房,萧景琰也没什么心思看奏折。等到了太阳下山,明月当头,望眼欲穿的皇帝陛下才终于盼来了芷萝宫的宫女。
 
 
  接过睡熟了的小狐狸,还有一个食盒。
 
 
  宫女解释道“太后娘娘说了,这是宵夜。”景琰听了心中一喜,母后还是记着朕的~
 
 
  “若是狐狸醒来饿了,就给它吃。”
 
 
  “……没了!?”
 
 
“是。”
 
 
“好……你回去吧。”
 
 
  朕知道,朕只是被忽视了。母后,朕也想要宵夜!!
 
 

  ——————————
 
 

次日清晨,日理万机的皇上大人轻手轻脚地起身更衣。床上白软软的一团还在酣然大睡。步行至门口,萧景琰对身旁的侍从说“呆会儿它起来了,好生照看着,吃的,玩的都备好。”
 

小侍从恭敬应下,内心哀嚎:他活得还不如一只狐狸!

 
 

天地合 (一)帝王琰╳狐狸苏

新人发文

 
  “皇上这是怎么了!?”“不知道,不过听说来了位蔺公子”“这人什么来头……"

  “咳咳……”高湛看着眼前扎在一堆叽叽喳喳的小宫女们“说什么呢,还不快去做事?”宫女们低着头,赶紧散开了。
 
  年轻的帝王在殿内徘徊,不住地向外张望。

  宫女口中的那位蔺公子此时大摇大摆进了殿,赫然便是琅琊少阁主,蔺晨。刚抬手准备行礼,萧景琰已走上前拉住了他“免了免了。是……小殊可是有消息了?”蔺晨叹了口气“长苏早已不在,陛下何苦还放不下……”景琰松了手,一双眼黯淡下去。

  “不过,这个给陛下。长苏留的~”

  一团毛茸茸的东西塞到了自己手上,景琰低头,是一只通体雪白的小狐狸。“这……”满心的疑问还没说出口,蔺晨就打断了他。“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该做的我都做了,先走了不用送啊”说完作了一揖,匆匆跑了。

  小狐狸睡得正香,也不知梦见什么,动了动身子。景琰感觉到一阵暖意,明黄色的液体顺着手滴下。“……”大梁天子愣在原地,抱也不是,放也不是……

  蔺晨出了宫门,回头看了一眼,心中默念:长苏啊,你别怪我把你带过来。你知道我是真的不会照顾孩子,当初飞流不都是你拉扯大的么,左右你在这儿也挺安全。想及此,蔺晨对自己的决定很满意,跳上房顶找飞流了。

  三月之限。

  梅长苏躺在军帐中,蔺晨一身风雪走了进来。

  “呼,你猜我这几天干嘛去了?”梅长苏看了他一眼“我去找这个了。诶,你怎么不问我?”“不用问,你自己都说了。”“……”蔺晨从怀里取出个小包裹“有一个办法,能让你活下去。”“说来听听。”“移魂。”梅长苏看着他手上的一团“灵狐,这只还是幼年。估计在山里给冻死了,真。不过正好,你要是愿意,我就可以开始了。”“你让我做狐狸!?”

   “诶,这可不是普通的狐狸。等你的魂魄和这身体完全融合后,就可以化形了”本来就像只狐狸,这不正好?蔺晨内心默默吐槽。“有什么弊端?”"记忆不全,不过以后会恢复。有化形不彻底的情况,容易被当成妖怪,而且相貌只能按以前的样子变化,就是说可能林殊一夜变长苏~"

  梅长苏沉默了,蔺晨看着他一脸天人交战的表情,等他开口“开始吧。”自己,终究放不下景琰。

  折腾了一夜,小狐狸渐渐有了呼吸,梅长苏的身体已经冰冷。众人涌入,甄平和黎刚冲在前面,眼眶泛了红。

  主帅逝,三军悲。远在皇城的那人已是心神俱乱。

  蔺晨安排好事情,便抱了如今是狐狸的梅长苏回到琅琊阁。梅长苏的灵魂需要和狐狸身体好好磨合,昏昏沉沉睡了许久。等再次醒来,已是北境平定,新皇登基之后了。

  小狐狸醒了很是活泼,把琅琊阁闹了个天翻地覆。飞流倒开心,天天跟着小狐狸。所到之处,鸽群四散。看着萎靡不振,憔悴不堪的爱鸽们,月半鸽主的心在滴血……

  琅琊山出了个“混世魔王”,众弟子表示生无可恋。蔺晨看着满地撒野的狐狸,心中升起一阵无力感。还是中了火寒毒的梅长苏乖多了……

  狠下心,带着飞流,抱起狐狸,出发去了金陵。